典型口音描述

美国英语背景的汉语学习者,典型的汉语语音偏误(口音)有如下表现:

 

一、声母方面

1、清音b[p]、d[t]、g[k]、z[ts]发为浊音[b] 、[d] 、[g]、[z]、[dz]。

例:“爸”发为近似于“[ba]”;“组”发为近似于“[zʊ] [dzʊ]”。

2、翘舌音zh[tʂ]、ch[tʂ‘]、sh[ʂ]发为舌叶音[ʤ]、[ʧ]、[ʃ]。

例:“扎”发为“[ʤa]”;“吃”发为“[ʧi]”。

3、j[tɕ]、q[tɕ‘]、x[ɕ]发为舌叶音[ʤ]、[ʧ]、[ʃ],且初学者易与zh[tʂ]、ch[tʂ‘]、sh[ʂ]相混淆。

例:“去”发为近似“[ʧ‘u]”,初学者易和“出”相混;

“先”发为近似“[ʃian]”,初学者易和“山”相混。

4、卷舌声母“r[ɽ]”发为[rw]或[ʒ]。

例:“然”发为 [rwan]或[ʒan]。

5、舌根音h[x]发为英语部位更靠后的喉音[h]。

例:“好”发为[hao],“喝”发为[hə]。

将美国学生的典型声母偏误(口音)表现整理如下表:

汉语普通话声母

口音汉语声母

b[p]

[b]

d[t]

[d]

g[k]

[g]

z[ts]

[z][dz]

zh[tʂ]

[ʤ]

ch[tʂ‘]

[ʧ‘]

sh[ʂ]

[ʃ]

j[tɕ]

[ʤ]

q[tɕ‘]

[ʧ‘]

x[ɕ]

[ʃ]

r[ɽ]

[ʒ] [rw]

h[x]

[h] 


二、韵母方面

6、ɑ[a]开口度不够大、靠后,且含ɑ的复韵母发音也受到影响。

例:“方”发为近似[fæη],“两”发为[liæη]。

7、u[u]发音较靠前,接近英语的[ʊ]。

例:“故”发为近似[gʊ],“书”发为近似[ʃʊ],像英语的’shoe’。

8、ü[y]常发为[iu]。

例:“鱼”发为[iu],“女”发为近似[niu]。

9、-i[ɿ][ʅ] 翘舌不够,易央化,常和[ə]混淆,也会受书写字母影响,发成[i]。

例:“市”发成近似[ʃə],“子”发成近似[zə];初学者常常分不清zi,ci,si和ze,ce,se,以及zhi,chi,shi.ri和zhe,che,she,re。

10、e[ɤ]发音动程不够,易央化发为[ə]。

例:“哥”发为[gə],“了”发为[lə]。

11、三对合口呼和撮口呼易混:u-ü, uɑn-üɑn , uen-üen,尤其是“zh/ch/sh+合口呼”与“j/q/x+撮口呼”。

例:“路”和“绿”,“奴”和“女”,“住”和“句”。

12、前后鼻韵母易混。

例:“新”和“星”,“跟”和“更”。

将美国学生的典型韵母偏误(口音)表现整理如下表:

汉语普通话韵母

口音汉语韵母

ɑ[a]

[æ][ʌ]

u[u]

[ʊ]

ü[y]

[iu]

-i[ɿ][ʅ]

[ə][i]

e[ɤ]

[ə]

合口呼与撮口呼

易混

前后鼻韵母

易混

 

三、声调方面

13、第一声(阴平)整体音高偏低且常为降调。 

例:“阳光”发为“阳[guæng31]”。

14、第二声(阳平)常发为降调,近似第四声。

例:“词典”发为“[ts‘ə41]典”

15、轻声发不好,往往发为原调。

例:“哥哥”发为近似[gə41 gə41],“知识”发为“知[ʂʅ35]”

将美国学生的典型声调偏误(口音)表现整理如下表:

汉语普通话声调

口音汉语声调

第一声

整体音高偏低且常为降调,音值近似33/31

第二声

常发为降调,近似第四声

轻声

轻声发不好,往往发为原调

 

(整理:杨盼盼、冉启斌)